M5:铁路工作人员集训备战暑运!

文章来源:水果邦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5日 07:05  阅读:4260  【字号:  】

记得那天,我是刚升入四年级。不知道身处哪班,就得看校园里的分班名单了。要知道,世界上最纳闷的问题,就是找到位置可挤不进去,我看着名单,心不在焉的看着我的朋友要身处何方。我猛地一转身,看见了张小曼的名字。我挤进去,却看不见我的名字。我心想:哦,她在这里啊。没事没事,赵倩斓和我分一班才是好运降临!可我呢,不久就失望了。赵倩斓竟然不和我分一班!逆境啊逆境!当我看到某某班的名单时,心想:张丰川真够美的,都分到一起了。接着就是四三班了,我看着跟我分到一起的陈怡璇,心里有些后悔:当时为什么不多扣0.5分啊!承认,只好走了。因为那时候班牌还没有改,我就迷迷糊糊的走到了某某班。进去的时候,猛地看见了张丰川,我就搬了个凳子坐进去没等一会儿,我发现了门上不是四三班,就在某某人的注视下进了四三班。我心想:信好,要不还不知道要怎么样呢!

M5

虽让我们相处不到年的时间,但我么的感情却比天还宽比海还大。谢谢您给予我们搜有的东西,谢谢!

后再,临近期末,那个老师要找一份以往考过的试卷。于是我和妹妹就被她留下来找试卷,暮色四合,姥姥找到学校里?姥姥说她在家等了好久,我们的同学说我们一会儿就回来。但天黑了,他就来学校找我们了。

记得学校组织的一次夏令营,母亲开始是不让我去的,在我的执意要求下,母亲无奈只好答应了。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独自出行,母亲自然放心不下。临行前,她千叮咛,万嘱咐:外出游玩要小心,紧跟着老师走,睡觉要盖好被子……一串串的唠叨,一阵阵的啰嗦,开始让我不耐烦了,我甚至感到有些讨厌。本来早就说好,她不去学校送我的,可就在汽车缓缓启动的那一刹那,我却清晰地看见,学校的门口旁,分明有一个模糊而熟悉的身影,一双关切的眼睛正凝视着我。刹时,我看见妈妈的泪水不知不觉迷糊了双眼,我望着母亲,一动也不动,直至她的身影消失在我的目光里。出行的日子里,心里多了一丝莫名的空虚,才觉得母亲的牵挂是那样难得。

什么是孝?这不得引发我们的思考。纵观历史,我们不难发现,唐代的杨乞把孝这个字诠释得尽善尽美。

七七班 唐成格

"晓雪,老魏生日你怎么不去?"小段似笑非笑的看着我,圆滚滚的身体直直的杵在那.我已经,怎么会?老魏可是我的好朋友啊!我一时不能接受,一把推开他,我满脸的委屈的叫来老魏,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身后的朋友,我失落的喃喃:"没事,想找你玩……"她似乎很不情愿跟我说话:"哦,没事我走了."结束了对话,我心里像塞了什么东西.只喘不上气.就这样,我遗憾地错过了老魏的生日.




(责任编辑:歧欣跃)